mccm creations


蠅頭與鳥爪 Fly Head and Bird Claws / media coverage by mccm
四月 8, 2013, 12:00 下午
Filed under: BOOKS, [book] 蠅頭與鳥爪 Fly Head and Bird Claws

蠅頭與鳥爪 Fly Head and Bird Claws  / media coverage

蠅頭與鳥爪! 呵呵,24期四月號《三角志》的書版,其中一個推介書目是我們於上年七月下旬跟也斯一起出版的《蠅頭與鳥爪》詩集。為甚麼叫「蠅頭與鳥爪」呢? 背後其實有個小故事。

書中第132、133頁有一首名為〈吳歷在灣畔作畫〉的詩,詩的第二段寫到「沿路尋覓鄉音與春耕的風俗 / 只找到鋪花的街上錦衣的女子 / 你端起筆來,一心超越眼前 / 具體的市聲,回到神逸的山水 / 你的蠅頭外邊盡是異地的鳥爪」。書名的關鍵字都在這首詩出現,故事當然和吳歷有關。

吳歷是中國傳统畫家,當時他信了天主教,本想到梵蒂崗,卻陰差陽錯,在澳門滯留下來。「你的蠅頭外邊盡是異地的鳥爪」,蠅頭指的是蠅頭小楷,是當時明清的正統書法。鳥爪就是洋文。澳門是個東方文化接觸西方文化的地方,吳歷身於此地,當然也體驗着這種文化上的衝擊。他在自己的詩集《三巴集》中,就有一篇詩寫到「門前鄉語各西東,未解還教筆可通。我寫蠅頭君鳥爪,橫看直視更難窮。」描述在澳門與洋人傳教士接觸溝通的情況。

與也斯一起編這本書的時候,我問他選這個題目除了暗示「翻譯」是整個詩集的重點之外,是不是還有另一重意義,他答:「我對不同文化的接觸很感興趣。過去有《東西》詩集,東西是物件,但也是東與西之間的行旅。在這之間旅行,我說『不光是有一個東方和一個西方,而是發覺在兩者之間產生了許許多多不同的東西。』蠅頭與烏爪也是東西,我有興趣寫當代世界的新詠物詩,也寫東西文化各種不同的接觸。」

廣告